注冊公司服務熱線
注冊公司服務熱線021-61107772

聯系方式

    上海譽富企業登記代理有限公司
    江橋萬達:江橋萬達廣場8號寫字樓711室
    電話:021-60519997  
    手機:13585991993
    普陀:祁連山南路1988號嘉龍大廈A座926室
    電話:021-60496005  
    手機:15001821114
  • 上海公司注冊代理費用零元起

行業新聞

所在位置:主頁 > 行業新聞 >

關于第12124800號Lipovitan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

分享到:

商評字(2017)第0000046884號

  申請人:大正制藥株式會社
  委托代理人:北京林達劉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被申請人:郭振宇
  委托代理人:北京方韜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申請人于2016年6月28日對第12124800號Lipovitan商標(以下稱爭議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標評審規則》第六條的規定,組成合議組依法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的主要理由是:
  一、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前,申請人的力保健LIPOVITAN商標以其卓越的品質和良好的信譽,在中國乃至世界上擁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為中國的相關公眾廣為知曉。爭議商標明顯是對申請人馳名商標的復制、模仿,極易誤導公眾,而致使申請人的利益受到損害。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稱《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
  二、爭議商標與申請人第12109303號LIPOVITAN及圖商標(以下稱引證商標)構成使用在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
  三、被申請人作為我國大型制藥企業的高管,與申請人同為制藥行業的競爭者,且與申請人的高層同為世界自我藥療產業協會的高層領導人,多次同時參與國際大型會議,通過這些關系而得知申請人商標的存在,并將該商標進行惡意搶注。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條關于“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之規定。
  四、被申請人有大規模抄襲搶注他人知名商標的一貫惡意,其搭便車、不正當利用他人商譽的主觀惡意十分明顯。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七條、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
  綜上,請求依據《商標法》第七條、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第十三條第三款、第十五條第二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等相關法律規定,宣告爭議商標無效。
  申請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關于申請人及其力保健LIPOVITAN商標產品的介紹資料,關于申請人商標及其產品的使用資料,關于申請人及其產品的廣告宣傳資料,類似案件的裁定書和判決書,被申請人注冊商標信息,其他國外知名品牌的相關介紹資料等。
  被申請人在我委規定期限內未予答辯。
  經審理查明:
  1.爭議商標由被申請人于2013年1月31日向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第35類廣告、進出口代理等服務上。在法定期限內,爭議商標被提出異議申請,爭議商標經商標局(2015)商標異字第58064號決定準予注冊,注冊公告于2016年1月14日刊登在1487期《商標公告》上,專用權起止日期為2014年7月28日至2024年7月27日。
  2.引證商標由申請人于2013年1月28日申請注冊在第35類藥品零售或批發服務、藥用制劑零售或批發服務上,專用權期限由2014年7月21日至2024年7月20日。
  3.被申請人在多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申請注冊170余件商標,其中包括Bausch&Lomb、NatureMade等知名品牌。
  以上事實有商標檔案在案佐證。
  我委認為,《商標法》第七條已體現在《商標法》的具體條款中,我委將適用《商標法》的具體條款審理本案。
  經合議組評議,我委認為,本案有以下焦點問題:
  一、爭議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商標法》第三十條所述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
  爭議商標Lipovitan與引證商標LIPOVITAN在字母的構成、呼叫上完全相同,兩商標已構成近似商標。爭議商標指定使用的服務廣告、進出口管理等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藥品零售或批發服務、藥用制劑零售或批發服務在服務對象、服務特點等方面存在一定關聯。加之,引證商標具有較強的獨創性和顯著性。被申請人將與之完全相同的爭議商標申請注冊在類似服務上,且綜合考慮被申請人在多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申請注冊170余件商標,其中包括Bausch&Lomb、NatureMade等知名商標,其主觀難謂善意。如若兩商標同時使用在類似服務上,易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誤認,已構成使用在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因此,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條的相關規定。
  二、爭議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條關于“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之規定。
  《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條關于“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之規定所保護的商標一般為未注冊商標,鑒于申請人已在類似服務上在先取得引證商標的注冊,且我委已適用《商標法》第三十條對引證商標進行保護,在此情形下,無論引證商標馳名與否,均不影響本案結論。故本案不再適用《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三款、第十五條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條的相關規定進行審理。
  三、爭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八)項的規定。
  申請人主張爭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但爭議商標對其核定使用的廣告等服務的質量等特點沒有進行超過固有程度的表示,不會使公眾對服務的質量等特點產生錯誤的認識,爭議商標未構成《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所規定的情形!渡虡朔ā返谑畻l第一款第(八)項所指的具有不良影響是指商標本身的圖形、文字或其他構成要素對我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民族等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生消極的、負面的影響。本案中,爭議商標不屬于上述條款所指的情形,申請人依據上述法律規定所提無效宣告理由不成立。
  四、爭議商標的注冊與使用是否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
  《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是指爭議商標注冊人在申請注冊商標的時候,采取了向行政主管機關虛構或者隱瞞事實真相、提交偽造的申請書件或者其他證明文件,以騙取商標注冊的行為,或基于不正當競爭、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惡意進行注冊的行為;诓徽敻偁帎阂庾缘男袨橹赋渡虡朔ā返谑龡l、五條、第三十二條等條款規定之外的其他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惡意注冊的情形。申請人提供的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被申請人存在上述行為,故申請人該項主張不能成立。
  另,申請人的其他理由均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依照《商標法》第三十條,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我委裁定如下:
  爭議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當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起訴,并在向人民法院遞交起訴狀的同時或者至遲十五日內將該起訴狀副本抄送或者另行書面告知我委。

合議組成員:孫 莎
  馬 靜
任 航

 

 

 

 

解讀

北京市柳沈律師事務所 鄭 鵬

  這份商標無效宣告裁定書主要涉及一個重要的問題,即商標申請人的“惡意”如何認定,以及如何適用相應的《商標法》條款對商標申請人的惡意作出判定。
  對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標而言,通常來說有兩種情形。一是在后的申請者并無惡意,只是單純的商標設計撞車;另一種是在后申請人明知在先商標存在,出于攀附他人商譽的目的,而故意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申請注冊相同或近似商標。后一種情況,在后的商標申請人的惡意就成為商標評審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雖然《商標法》第三十條的條文并未規定惡意的要素,但第七條第一款明確指出:“申請注冊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誠實信用原則貫穿于《商標法》的始終。對于能夠證明商標申請人有惡意的情形,在適用《商標法》第三十條時,可以對商標近似和商品類似的判斷適當放寬,從而保護在先的引證商標、遏制惡意搶注的行為。
  商標申請人的惡意有哪些表現形式呢?這份裁定書提到的幾種惡意的情形,正是較為常見的典型:
  (一)引證商標具有獨創的設計和顯著性
  商標按照其顯著性程度的強弱可以分臆造商標、任意商標、暗示商標和描述商標。顯著性越弱的商標,他人在構思和設計商標時與之“撞車”的可能性較大;反之,獨創性和顯著性越強的商標,則在后的申請者就缺乏合理的理由解釋為何會與之相似,認定在后的近似商標申請具有故意造成混淆的惡意的可能性就越大。
  本案的引證商標為LIPOVITAN,并非常見的英文詞語,除作為商標外沒有其他含義。爭議商標Lipovitan與引證商標在字母的構成、呼叫上完全一致,其申請人很難合理解釋為何兩件商標設計會“撞車”。因此,商評委在裁定中認定“引證商標具有較強的獨創性和顯著性……(被申請人)其主觀難謂善意”。
  (二)引證商標具有高知名度
  引證商標的知名度越高,則在后的商標申請人知悉引證商標的可能性就越大,善意的單純設計“撞車”的可能性就越小。本案中,引證商標所有人提供了大量關于其商標知名度的證據,證明爭議商標所有人具有惡意的可能性很大。
  (三)在后的商標申請人與在先的商標權利人處于相同的行業
  本案中無效宣告請求人提出爭議商標申請人與其是相同行業的競爭者,基于行業關系而對引證商標非常了解,故主張其注冊爭議商標構成《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情形。雖然“處于相同行業”并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規定的“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中規定的‘其他關系’”,商評委也并未支持此條請求,但該情形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證明爭議商標申請人的惡意。
  (四)大規模搶注他人商標行為
  本案認定爭議商標注冊人具有惡意,還有一個關鍵點,即其在多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注冊了170多件商標,其中包括Bausch&Lomb等知名商標,因此商評委認定其主觀難謂善意,并依據《商標法》第三十條的規定對其予以宣告無效。
  大規模搶注他人商標是商標申請領域的頑疾。由于我國采取“在先申請”原則且商標申請費用較低,因此出現一些大量搶注他人的知名商標囤積以牟利的“職業注標人”。大規模搶注行為,既損害了在先商標權人的利益,也浪費了寶貴的商標資源和行政資源,損害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為遏制這種大規模搶注行為,工商總局商標局、商評委和各級法院一直在不斷探索,從早期援引《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不良影響”,到現在法院普遍接受適用《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其他不正當手段”。2017年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明確規定:“以欺騙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其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這是對大規模搶注行為較為明確的規定。
  在本案中,商評委為何將大規模搶注行為作為適用《商標法》第三十條時考慮惡意的一個因素,而沒有適用《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呢?筆者認為,根據經驗,在《商標法》第三十條已經能夠予以規制的前提下,商評委會更傾向于使用相對條款作出裁定,畢竟本案主要涉及在先權利人的私利,通過大規模搶注行為認定其惡意,從而對商品類似的認定適度擴張,已經足夠保護在先商標權人的利益;而《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涉及社會公共利益,在適用時需要更加慎重。
  除上述幾種情形外,能夠證明惡意的行為還包括:曾經有過商標侵權行為,曾故意以在先商標或在先商標權利人的名義進行虛假宣傳等。
  這份裁定書也提示我們,作為商標權利人在提起異議或無效宣告時,可以盡可能搜集對方惡意的證據。如果證據充分,則商標局或商評委會更傾向于認定商標的類似和商品的近似,從而適用《商標法》第三十條對在先商標予以保護。作為商標申請人,在設計和申請商標時要注意規避在先注冊商標,特別是在先的有一定影響力和知名度的商標,不要懷有僥幸心理,試圖“打擦邊球”。這種行為最終難逃法網,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收縮
  • 電話咨詢

  • 021-60519997
  • 021-60496005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