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公司服務熱線
注冊公司服務熱線021-61107772

聯系方式

    上海譽富企業登記代理有限公司
    江橋萬達:江橋萬達廣場8號寫字樓711室
    電話:021-60519997  
    手機:13585991993
    普陀:祁連山南路1988號嘉龍大廈A座926室
    電話:021-60496005  
    手機:15001821114
  • 上海公司注冊代理費用零元起

行業新聞

所在位置:主頁 > 行業新聞 >

關于第16245174號雅鹿晗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

分享到:

出生在1990年的鹿晗是目前國內頗具人氣的男演員、歌手。在微博上,鹿晗擁有2000多萬名粉絲。2016年12月,鹿晗榮登“中國90后十大影響力人物”榜首,并以2.7億元財富居2016“中國90后富豪榜”第五位。前不久,鹿晗主演的古裝玄幻劇《擇天記》上映,再次引起粉絲的瘋狂關注。 (圖片來源于網絡)

 

  申請人:南京鹿晗影視文化工作室
  委托代理人:北京市東友律師事務所
  被申請人:傳成世紀(北京)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信誠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申請人于2016年10月25日對第16245174號雅鹿晗商標(以下稱爭議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
  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標評審規則》第六條的規定,組成合議組依法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的主要理由是:
  申請人的創始人及法定代表人鹿晗對“鹿晗”依法享有姓名權,申請人擁有在經營發展中使用“鹿晗”姓名的權利。
  爭議商標所含鹿晗文字與申請人的創始人及法定代表人鹿晗的姓名完全相同,損害并阻礙申請人經授權使用鹿晗姓名的權利,構成對鹿晗姓名權和“商品化權”的侵害。
  被申請人具有搶注鹿晗姓名的主觀惡意,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爭議商標的注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使用該商標的商品與影視明星鹿晗及申請人有特定聯系,具有欺騙性。
  申請人請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簡稱《商標法》)第四條、第七條、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等相關規定,宣告爭議商標的注冊無效。
  申請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光盤):
  1.鹿晗身份信息及申請人主體資格資料;
  2.媒體對鹿晗的電影及參加活動的介紹;
  3.部分判決書;
  4.被申請人企業信息登記查詢打印件;
  5.被申請人抄襲、搶注鹿晗申請注冊的其他商標檔案打印件;
  6.被申請人部分申請注冊的商標及其抄襲或搶注的公眾人物名稱及他人在線知名品牌的介紹或檔案打印件;
  7.關于鹿晗的《國家圖書館檢索報告》。
  被申請人答辯的主要理由:
  爭議商標為原創商標,未侵犯申請人姓名權。
  被申請人遵守誠實信用原則,沒有違反相關法律規定。
  被申請人請求維持爭議商標的注冊。
  經審理查明:
  1.爭議商標由被申請人于2015年1月27日提出注冊申請,2016年3月28日經商標局核準,核定使用在第18類“裘皮;書包;旅行箱;錢包(錢夾);手提包;旅行包;手提旅行包(箱);包;傘;手杖”商品上。
  2.被申請人同時在第3類“去污劑;研磨劑;牙膏;香;動物用化妝品”商品上申請了第16245396號鹿晗商標。
  我委認為,現行《商標法》第七條屬于原則性條款,故本案將依據現行《商標法》的具體條款進行審理。依據當事人的評審請求和在案證據,本案審理如下:
  一、《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保護的在先權利,包括對在先姓名權的保護。
  當自然人的姓名在一定領域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響力時,若將其與商品相結合進行商業性的使用,即會借助該自然人的影響而實現經濟利益。自然,上述經濟利益理應由該姓名權人或者被授權使用該姓名的人所享有。
  本案中,根據申請人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之前,通過我國媒體的宣傳報道,鹿晗在娛樂領域已經具有一定知名度,為我國相關公眾所知曉。
  爭議商標為中文雅鹿晗,完整包含文字鹿晗,無明確含義,同時考慮到被申請人曾在第3類“去污劑;研磨劑;牙膏;香;動物用化妝品”商品上注冊了第16245396號鹿晗商標,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之前鹿晗已經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況下,被申請人未經授權將含有鹿晗的爭議商標注冊使用在書包、手提包等商品上,該注冊行為主觀上難謂巧合,客觀上被申請人具有不正當利用鹿晗姓名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而實現經濟利益的目的。
  爭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使用的商品與鹿晗具有某種特定關聯或者由其授權生產,從而可能損害鹿晗享有的在先姓名權。鑒于鹿晗為申請人的法定代表人,故本案應當認定爭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侵犯了申請人主張的鹿晗享有的在先姓名權,從而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
  申請人主張的“商品化權”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我委不予支持。
  二、本案尚無證據認定爭議商標本身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即爭議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
  申請人提交證據也不能證明爭議商標申請注冊之時存在欺騙商標行政主管機關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的情形。因此,申請人依據《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請求宣告爭議商標注冊無效的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我委不予支持。
  另,申請人雖主張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四條的規定,但缺乏事實依據,我委不予支持。
  依照《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我委裁定如下:
  爭議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當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起訴,并在向人民法院遞交起訴狀的同時或者至遲十五日內將該起訴狀副本抄送或者另行書面告知我委。

  合議組成員:劉中博 王 超 趙齊朝
2017年5月24日


解 讀
  經營者通過名人代言的方式推銷商品或服務、提升品牌形象,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影視明星、體育明星等知名人物將其姓名、形象等身份特征進行商業化運用并獲取經濟利益的現象已極為普遍。正是由于名人姓名蘊含巨大的商業價值,因此擅自將名人姓名作為商標注冊以期牟取不當利益的情況時有發生,本案即是一例。在本案中,申請人南京鹿晗影視文化工作室提出的主要理由為被申請人傳成世紀(北京)商務服務有限公司注冊的雅鹿晗商標侵害明星鹿晗的姓名權與“商品化權”。商評委審理后支持了申請人關于爭議商標侵害鹿晗姓名權的主張,裁定對該商標予以無效宣告。通過研讀本案裁定書,可以發現商評委在解決商標權與姓名權沖突案件時,著重考慮了以下幾方面內容。
  一、在先姓名權屬于《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保護的在先權利
  《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前半句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但并沒有明確規定或列舉“在先權利”的具體類型!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規定:“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在先權利,包括當事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享有的民事權利或者其他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姓名權作為《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所規定的民事權利,應當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規定的“在先權利”。
  二、申請人主張在先姓名權時應當符合的條件
  在本案中,商評委認為“當自然人的姓名在一定領域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響力時,若將其與商品相結合進行商業性的使用,即會借助該自然人的影響而實現經濟利益。自然,上述經濟利益理應由該姓名權人或者被授權使用該姓名的人所享有。”結合在案證據所能證明的事實,商評委進一步認定,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之前,鹿晗在娛樂領域已經具有一定知名度,為我國相關公眾所知曉;爭議商標雅鹿晗完整包含了鹿晗文字,無明確含義;爭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使用的商品與鹿晗具有某種特定關聯或者由其授權生產,從而可能損害鹿晗享有的在先姓名權?梢,申請人主張的姓名權要想能夠得到商評委的支持,應當具備三方面的條件:其一,該姓名在我國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熟知;其二,相關公眾以該姓名指代主張姓名權的特定的自然人;其三,該姓名已經與上述特定自然人之間建立了穩定的對應關系,他人將其作為商標注冊或使用時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其商品或服務與姓名權人之間存在代言、授權等特定關聯。這三項條件,與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行再27號喬丹商標爭議行政糾紛一案的再審判決中所闡述的內容是一致的。需要說明的是,由于法律并不禁止不同的人使用相同的姓名,因此在考查某一姓名與特定的自然人之間是否已經建立起穩定的關聯時,不應苛求其關聯達到“唯一”的程度。
  三、被申請人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
  根據商評委查明的事實,在鹿晗已經具有相當知名度的情況下,被申請人除涉案商標之外,還曾在第3類商品上注冊了第16245396號鹿晗商標。鹿晗除指代特定名人之外,并無其他明確含義。這一事實足以說明被申請人在主觀上具有攀附鹿晗知名度的惡意。在本案中,被申請人以完整包含鹿晗文字的名稱作為商標注冊,難以作出合理解釋。不難推斷,該商標的注冊也是出于同樣的主觀惡意。雖然商標評審秉承個案審查原則,但是綜合考慮當事人其他商標注冊的情形,有利于了解當事人的真實主觀意圖,從而作出更為合理的判斷。
  鑒于本案被申請人的行為明顯有悖于誠實信用原則,商評委綜合運用法律規定加以糾正,其裁定結果是正確的。在具體的說理和法律適用層面,筆者認為仍然存在以下一些值得探討的問題。
  一、關于本案申請人的主體資格問題
  姓名權作為一種人身權,只能歸屬于自然人,法人不享有姓名權。雖然自然人可以將其姓名許可給他人做商業性使用,但究其實質,僅是對姓名所蘊含的財產權益的授權,姓名權本身并不能與權利人的人身分離,也不能轉讓予他人。在本案中,申請人為南京鹿晗影視文化工作室,即使該企業由鹿晗本人獨資設立并擔任法定代表人,也不意味著可以由該企業享有鹿晗的姓名權。筆者認為,如果鹿晗與該企業之間存在相關的許可協議,則該企業可以就姓名權所包含的財產性權益提出主張,但如果主張完整的姓名權,則以鹿晗本人提出評審請求為宜。
  二、關于姓名權的保護范圍問題
  本案爭議商標為雅鹿晗,雖然完整包含了鹿晗的姓名,但并非直接以鹿晗的姓名作為商標注冊。從商標審查的角度而言,雅鹿晗與鹿晗也僅是構成近似而非相同。商評委直接以侵犯姓名權為由宣告爭議商標無效,事實上是將姓名權的保護擴大到排斥近似名稱的使用,這對于姓名權的保護是否過于寬泛了?至少,商評委在這一問題上的說理尚不夠充分。
  三、關于申請人主張“商品化權”的問題
  近年來,當事人主張影視作品名稱、角色名稱、名人姓名等名稱或標志享有“商品化權”的案件時有發生。雖然我國現行法律并沒有對“商品化權”作出明確規定,但是包括名人姓名在內的一些知名度極高的名稱或標志,確實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和號召力,能夠直接吸引潛在的消費群體、增加交易機會,從而產生了巨大的商業價值。這一商業價值屬于法律可保護的利益。在(2015)高行(知)終字第752號TEAMBEATLES添·甲蟲及圖商標異議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2001年《商標法》并無‘商品化權’的規定!睹穹ㄍ▌t》也無‘商品化權’的規定,但文學藝術作品、作品名稱、角色名稱、某種標識性的名稱、姓名等確實會使上述作品或名稱的擁有者通過上述作品、姓名等取得聲譽、信譽、知名度等,擁有者通過將上述的聲譽、信譽、知名度等與商品或服務的結合進行商業性的使用而實現經濟利益。因此,上述作品或名稱通過商業化使用,能夠給擁有者帶來相應的利益,可以作為‘在先權利’獲得保護。”除上述案件之外,亦有多件司法判決認定“商品化權”(益)應當屬于《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規定的“在先權利”給予保護。在本案中,商評委僅以申請人主張的“商品化權”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為由不予支持,似乎欠妥。
  以筆者個人的觀點看,考慮到申請人并非姓名權人本人,爭議商標與鹿晗姓名并不完全相同的情況,本案從保護“商品化權”(益)的角度作出論述和裁定可能更為妥帖。

收縮
  • 電話咨詢

  • 021-60519997
  • 021-60496005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