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公司服務熱線
注冊公司服務熱線021-61107772

聯系方式

    上海譽富企業登記代理有限公司
    江橋萬達:江橋萬達廣場8號寫字樓711室
    電話:021-60519997  
    手機:13585991993
    普陀:祁連山南路1988號嘉龍大廈A座926室
    電話:021-60496005  
    手機:15001821114
  • 上海公司注冊代理費用零元起

行業新聞

所在位置:主頁 > 行業新聞 >

來自江西宜春反傳銷工作室的報道

分享到:
傳銷,這個屢打不絕、陰魂不散的“害人精”,不但嚴重擾亂正常的經濟社會秩序,而且使參與者及其家庭深受其害,嚴重危害到社會穩定。
  在江西省宜春市中心城區,有這樣幾名志愿者,他們曾誤入傳銷組織,深陷其中,深受其害,幡然醒悟后毅然投入到反傳銷的行列。他們就是宜春反傳銷工作室的志愿者。這個反傳銷機構是怎么創立的?是什么力量支持著他們一直做下去?帶著這些疑問,筆者來到位于宜春市中山中路的宜春反傳銷工作室,探訪了這里的反傳銷志愿者——

從傳銷骨干到反傳志愿者
  “行公益善舉,救人于水火”“明察暗訪打傳銷,熱心聯絡有大愛”……一走進宜春反傳銷工作室,墻壁上20多面紅色錦旗上的語句引人注意。仔細察看,都是傳銷受害者獲救后送給反傳銷人士以示感謝的。在另一面墻壁上,張貼著反傳銷人士與獲救者及其親友的合影,記錄著工作室在反傳銷工作中作出的努力和貢獻。
  上海注冊公司提供讓人有些意外的是,反傳銷工作室的負責人韓海波并不是想象中臉上寫滿滄桑者,而是一個個子不高、精神干練的年輕人。交談之后,才知道來自湖北宜昌的韓海波是個85后,他挑起了中國反傳銷總部副會長、公益反洗腦機構會長的重擔。談起為何加入反傳銷行列并成立反傳銷機構,韓海波打開了話匣子。
  2006年,韓海波接到同學電話,說是在河南焦作找到了好工作,希望他也過去。年少無知的他聽信同學之言,趕到了焦作。當初他并沒有發現進入的是傳銷組織,后來漸漸發現這個組織有些不對勁。“之前我聽說的傳銷是限制人身自由,但是這個組織看上去沒有那么嚴,所以當時完全沒有防備。”韓海波說。此時的他已被傳銷組織洗腦,把發財的夢想和宏偉的目標都寄托在組織上,想跨上最高級別的平臺。
  韓海波開始連騙帶哄地拉親朋加入傳銷組織。他做了3年,其間連春節都不回家,從普通會員做到C級別、B級別直到最高的A級別。他登上一個個期盼已久的平臺后卻發現,福利待遇根本沒有他所聽到的那么好,既沒有萬元工資保底,又沒有國內外旅游,更談不上擁有百萬財富。
  內幕的逐漸浮現使韓海波猛然警醒,并想脫離這個騙人害人折磨人的組織?墒巧钕萜渲械乃撋碚労稳菀,因為傳銷組織連他家住哪里、家庭人員構成、親友的相關情況都掌握了。為了不讓家人和朋友受到牽連和傷害,無計可施的韓海波只有聯合自己的部下擺脫上頭的控制。經過不斷的抗爭和艱難的談判,2009年,他終于脫離了傳銷組織,終結了這場噩夢。
  逃出傳銷魔窟后,懷著深深愧疚的韓海波一直不敢面對家人和朋友。這時,他從媒體上得知,還有很多因為受到傳銷毒害而走火入魔的年輕人,山東有個沉迷傳銷的女孩因不肯和父母回家而在火車上跳車身亡,這讓他回想起自己所經歷的一切以及傳銷的毒害,便下定決心,要想辦法讓社會大眾知道傳銷是怎么回事,了解傳銷的種種危害,能夠用正確的方法擺脫傳銷。于是他投入了反傳銷活動,這一干就是8年。

從個人戰斗到抱團反傳
  剛開始,韓海波只是一個人在行動。他在網上寫博客,講述自己在傳銷組織的經歷,同時通過網絡接受一些受害者或家屬的求助,甚至孤身去救人。韓海波說:“那個時候我也是年輕氣盛,血氣方剛,沒想到這樣做有多危險,F在想想都覺得有些后怕。”行動了一年,韓海波發覺陷入傳銷組織的人太多,僅憑個人的力量遠遠不夠,有時連自己的路費都無法解決。
  經過思考,2013年,韓海波在北京和湖北武漢、宜昌等地開始反傳銷工作。多年來,韓海波和同伴一起解救了眾多深陷傳銷魔窟的人員。他還在武漢大學、湖北大學進行現場授課,并撰寫了揭露傳銷行騙內幕的《我的三年傳銷悔恨錄》電子書,通過廣泛宣傳,讓更多的人知曉傳銷的危害。
  與傳銷人員打交道,常常會有生命危險,而韓海波已習以為常:“在他們面前你就不能退讓,你一退讓就只有挨揍的份兒,甚至為此喪命。”韓海波在北京解救一個被傳銷分子洗腦的女孩時,一個人面對一群拿著磚頭的傳銷分子,據理力爭,毫不退讓,最后把女孩救出。今年2月底,他們在宜春中心城區靈泉街道調查傳銷窩點時,因為公安、市場監管人員還在途中,為阻止意圖逃跑的傳銷分子,韓海波和同伴擋在了樓梯口,手臂被傳銷分子用棒子打得脫臼。
  說起來在宜春成立反傳銷工作室的原因,韓海波說:“我們接到很多求助電話都提到宜春這個地名,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時候,在網上接到來自宜春的求助更頻繁,最多的一天接到了8起。這些求助者既有宜春人在外地陷入傳銷組織的,也有外地人被騙至宜春傳銷組織的。”在了解相關情況后,今年年初,韓海波來到了宜春開展反傳銷工作,他與當地的打傳辦、工商(市場監管)、公安、民政等部門進行了聯系,也和本地的反傳銷人士老湯、小彭等人見面交流。經過半個多月的緊張籌備,宜春反傳銷工作室于今年2月25日正式成立,目前工作人員有6個。
  作為一個民間機構,并無財政撥款,其成員雖然不計報酬,但租辦公用房以及工作人員吃住、出差或解救人員等都需要費用,如何解決經濟來源問題呢?韓海波說,一開始是自己出錢用于反傳銷工作,前幾年他經營了一個餐廳,一邊做生意一邊反傳銷,后來因為反傳銷需要花太多的精力和時間,沒空做生意,就于2015年停開了餐廳。他很快發現,一場大型的宣傳活動和較大的解救行動需要不少花銷,自費是難以支撐的,于是在網站上公布了機構的銀行賬號,接受社會熱心人士的捐助,也有一些被解救出來的受害者家屬自愿出資表示感謝。

立志根除傳銷公害
  筆者也和宜春當地的反傳銷人士老湯和小彭交流了情況。
  老湯是袁州區洪塘鎮人,很早就到宜春城區販菜謀生,對城區的大街小巷、社區村落的地形地貌十分熟悉,能迅速根據相關線索找到傳銷窩點。十多年的反傳經歷,他練就了火眼金睛,能通過一個人的衣著和舉止判定對方是不是傳銷人員。他曾有一天協助打傳部門端掉4個傳銷窩點、解救600多名傳銷受害者的記錄。
  小彭是袁州區西村鎮人,在宜春城區上班。2016年夏天,他通過網絡交了一名女友,女友說是四川人,當時在福建龍巖打工。經過半個月的網聊,女友約他去龍巖見面。小彭當即趕往龍巖,結果被騙入傳銷組織,失去人身自由,后來還是被民警解救才脫離魔窟。小彭回老家后,把業余時間全部投入到反傳工作中。
  據老湯介紹,傳銷有南北派之分。“現在雖然南派正在轉移,但是宜春還是以北派為主。”老湯說。南派擅長洗腦,北派更傾向控制人身自由,雖說兩派的做法不同,但是騙人害人的本質是一樣的。宜春的很多傳銷組織都假冒天津天獅之名,也有各地域之間的派系。韓海波也說到,傳銷從過去的以銷售產品和斂財為主,轉變到現在將企業成功學理念嫁接進行灌輸,以達到洗腦的效果。
  今年2月21日,由于親人被騙入宜春的傳銷組織,河南濮陽的王先生等6人找到宜春市袁州區打傳辦求助。由于線索有限,打傳辦讓王先生找反傳工作室的人想想辦法。
  當時反傳工作室正在裝修,求助者看到這樣的場景露出不信任的神色。但韓海波他們并沒有計較,而是通過蛛絲馬跡進行仔細調查和蹲坑守候。經過四五天的努力,他們排查并協助打傳辦端掉了3個傳銷窩點,但沒有發現王先生的親人。最后他們鎖定了一個居民小區,但小區樓房多、住戶密集,他們又非執法人員,不能一一排查,只好死守。
  當時天氣很冷,他們凌晨4時開始就在小區蹲守,堅守到上午10時,終于發現有形跡可疑的人出現。他們根據定位的路線和地形勘察,觀察到樓房外晾衣等種種細節,終于確定了傳銷窩點的具體位置,執法部門根據線索將王先生的親人解救出來。事后,王先生給工作室送來了一面“救人危難、恩重如山”的錦旗。
  當問及宜春反傳工作室未來如何開展工作時,韓海波說,工作室會長期做下去,先收集相關資料和信息,從一些傳銷組織入手,協助市、區打傳辦一個一個端掉。大中專學生是傳銷組織最為密切關注的群體,他希望能在宜春學院、宜春職業技術學院這樣的學校開展大型公益反傳銷宣傳活動。通過講解宣傳,讓大家對傳銷組織的分布特點、誘人受騙的伎倆有所了解,明白傳銷的欺騙性和社會危害性。
  “只要民眾具有反傳銷的意識,我們的工作就好做。我們的心愿是根除傳銷禍害,還宜春一片凈土。”韓海波如是說。
  在筆者撰寫這篇報道時,又接到了宜春反傳工作室發來的信息,這天他們又聯合打傳部門端掉了一個300多人的傳銷窩點,解救出了一批受害者。
  反傳銷,他們一直在行動。
收縮
  • 電話咨詢

  • 021-60519997
  • 021-60496005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