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公司服務熱線
注冊公司服務熱線021-61107772

聯系方式

    上海譽富企業登記代理有限公司
    江橋萬達:江橋萬達廣場8號寫字樓711室
    電話:021-60519997  
    手機:13585991993
    普陀:祁連山南路1988號嘉龍大廈A座926室
    電話:021-60496005  
    手機:15001821114
  • 上海公司注冊代理費用零元起

行業新聞

所在位置:主頁 > 行業新聞 >

朋友圈成兜售圈 商品質量令人憂

分享到:
 近年來,電商購物成為普遍需求,消費大戰不斷加劇。為爭奪流量紅利,電商社交化成為一個新趨勢。作為社交化電商的主要模式,微商發展引人注目,但也存在門檻低、欠規范、商品質量差等問題。微商的市場到底有多大?社交化電商又能走多遠?

微商泛濫 朋友圈還是社交圈嗎
  “春天來了,本是約上好友去踏青的時節,我卻‘沒臉見人’,只能待在家里,都怪這可惡的微商。”近日,家住江蘇蘇州的陳某在朋友圈里寫道。
  為什么“沒臉見人”?原來,陳某用了劣質面膜,臉部大面積紅腫,只能在家靜養。而這面膜,正是她從某代理祛痘面膜的“好友”那兒買的。
  “我看到有個做微商的朋友發了某品牌面膜圖片,稱能抑制痘痘生長,私聊后說能打六折,我就付款了。”陳某說。用了3天后她發現,臉部皮膚過敏,痛癢難耐,去醫院檢查,被告知患上了接觸性皮炎。“當時我就嚇壞了。”陳某說。
  微商是對傳統電商模式的顛覆,它利用社交工具實現商品信息的快速傳播。在微商中,買賣雙方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不是人與店的關系。這種以情感為支撐的社交關系更容易產生信任,讓人產生購物沖動。
  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報告顯示,2016年全國微商從業者超1500萬人,行業總體規模超過3600億元。
  然而,由于微商準入門檻較低,市場亂象也逐漸暴露。目前,微商營銷主要涉及化妝品、服裝、手機等電子產品以及減肥、養生等保健產品。商品簡介、價格、種類,都是通過朋友圈分享出去的,形成信息轟炸。個人做微商,不需要經過注冊審核,微商也就成了不少假冒偽劣產品的藏身之地。
  根據中消協的統計數據,去年全國消協組織共受理遠程購物投訴2.98萬件,網絡購物占比超九成,其中以微商為代表的個人網絡商家成為投訴熱點。
  前不久,陜西西安市民王某從朋友圈微商那里買了一雙回力鞋,但到手后發現鞋碼不對,鞋底甚至有輕微裂痕。她馬上聯系賣家說明情況,要求退貨。賣家先是道歉,說誤發了殘次貨,馬上補發正品,結果沒過兩天,王某就被對方拉黑了。
  “我有300多名微信好友,做微商的就有20多人。他們天天在朋友圈里發廣告,真是不堪其擾。這些微商很多是熟人,又不好意思刪好友,只能把他們的朋友圈屏蔽掉。”王某說。
  專家表示,以微商為代表的社交電商能提升購物體驗。從國外看,社交電商的興起適應了人們交際與消費的社會需求,有廣闊的市場空間。然而,頻頻發生的行業亂象,不僅影響正常的微商買賣,甚至影響人與人之間基本的信任和交往。“自從做了微商,從此沒了朋友。”一名微商店主的話,道出了買賣雙方的苦衷。

買到假貨 該到哪里維權
  在湖北武漢某高校任職的張某經常通過微信購物,自認為朋友圈都是熟人生意,可信度高,可最近她上當了。
  上月底,張某在朋友圈看到一個微商賣某品牌的皮褲,從圖片上看,做工精細,88元的售價也比市場價便宜不少。她下了單,結果收到貨后,感覺兩條褲腿一松一緊,穿著非常難受,做工也比圖片上的樣品差很多。張某要求退貨,但對方一口咬定“退不了”,只給她發了6.6元的微信紅包,讓她自己去裁縫店改一下。
  賣家如此強硬的態度,讓張某接受不了。直到這時,她才記起,這名朋友圈里的“好友”,是出差時在一家店鋪的門口通過“掃一掃”添加的,根本不是熟人。
  “雖然改一下也能穿,但賣家的態度太過分了,我氣不過,向工商部門投訴。一名受理人員說,微商往往打著‘朋友、熟人幫忙’的名義進行買賣,屬于私人委托,許多還是兼職,難以適用《消法》的規定。如果企業通過微信進行營銷,開展代購業務,則適用《消法》的規定。”張某說。
  張某打電話到消協咨詢。一名工作人員介紹,《消法》中有關消費者權益保護的條款,是以“經營者”為對象的。個人微商不具備“經營者”資格,僅僅是熟人之間出于信任產生的購物行為,這給取證帶來麻煩,目前還缺少成熟的監管辦法。如果侵權數額較大,消費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
  “我買到了假貨,竟然無處說理。微商成了‘危商’,還能不能叫人放心買?”張某十分困惑。
  “如果微商涉嫌虛假宣傳,影響到消費者的購買行為,就構成欺詐。”北京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寶昌表示,“對于微商管理,社交平臺應當負起責任。微信等社交平臺獲取了用戶信息,就應該負起通過技術手段對違法違規交易行為進行管控的責任,包括實時掌握微商賣家的地址、電話等基本信息。否則,一旦產生糾紛,就容易讓人陷入溯源無根、維權無門的尷尬境地。”
  針對消費者維權難點,由北京市工商局參與研發的“全國網絡交易平臺監管服務系統”去年6月已經上線,實行“黑名單”管理。今后,消費者打開被列入“黑名單”的微商頁面,將彈出“請勿消費”的提示。
  工商部門提醒,消費者添加陌生微商“好友”要謹慎,一定要核實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對朋友圈內明顯低于正常價格的商品和服務,應注意甄別,特別是保健食品、化妝品、食品等,最好詳細了解其原料、產地等基本信息后,再慎重下單。

品牌來了 微商貨架能不能升級
  “以前,我對微商不關心,特別是看到那些賣面膜、賣衛生用品、賣服裝鞋帽的‘好友’每天刷屏,煩得我直接拉黑屏蔽。但最近我注意到,立白、活泉、云南白藥等一些品牌商也開始進軍社交圈,利用微信公眾平臺做起了微商,從他們那里買商品,心里踏實多了。”上海某外企白領吳某說。
  其實,從一開始微商就不僅僅是個人賣家的“專屬品”。早在2015年,永輝、京東等商業實體就嘗試進行移動電商推廣,將自己的貨架搬到社交媒體中。目前,蘇寧微店已經上線,參與者不僅包括蘇寧的兩萬名員工,還將向全社會開放。店主可隨時將某個商品、品牌甚至廣告分享至自己的微信、QQ等社交平臺,一旦好友下單,可獲得最高50%的收益。國美電器也表示,將員工微店作為“全零售戰略”升級的核心,未來10萬名員工都要開微店。
  中國電子商會微商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凌教頭表示,“新零售”浪潮席卷而來,很多品牌將線下推廣與微商結合當成品牌發展的重要路徑。隨著眾多品牌商加入,微商有可能逐步邁入長線發展的新周期。
  專家表示,轉型微商,各大品牌最看重的是社交屬性和大數據化。通過微信等平臺可以更方便地獲取用戶信息和建立熟人消費黏度。但歸根結底,建立在熟人基礎上的“人情經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產品不能更便宜,服務和體驗不能更優質,也很難會有“熟人”一直埋單。
  “進駐微商是一回事,升級貨架是另一回事。”北京市民秦某表示。前不久,上海公司注冊關注了某日化品牌的微信公眾號,沒想到,該微信號三天兩頭推送不同的商品廣告。每次點擊廣告,都指向同一家網上商城的購物鏈接。“看著挺新鮮,實際上就是一個商業噱頭,兩個星期后,我就取消關注了。”秦某說。
  “無論電商模式如何創新,以產品和服務為代表的內容總是第一位的。”凌教頭表示。微商的核心,是基于社交圈來傳播內容,而不是刷屏式的生硬廣告。“只有通過內容建立起嶄新的社交信任,才能實現由社交到成交的良性循環,這樣的微商才能被消費者認可。”他說。
收縮
  • 電話咨詢

  • 021-60519997
  • 021-60496005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